新闻述评保护区为何总是为发展让路

摘要: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11月4日至8日在安徽省检查发现,安庆市政府随意调整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划,导致保护区生态功能日益衰退,严重威胁江豚生境。 比如,甘肃祁连山国家...

  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11月4日至8日在安徽省检查发现,安庆市政府随意调整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划,导致保护区生态功能日益衰退,严重威胁江豚生境。

  比如,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长期进行大规模探矿、采矿活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存在大规模违建别墅问题等,造成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无论是中央环保督察,还是督察“回头看”,都发现了不少破坏自然保护区的案例。不少地方随意调整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划,为经济开发让路。

  近年来,自然保护区被迫“瘦身”的事件屡见不鲜。由于自然资源聚集且丰富的特性,使得一些保护区面临大开发的困境,有的地方政府甚至以牺牲保护区为代价进行开发。

  9月26日,生态环境部就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题约谈安徽、重庆、云南等多地政府负责人,要求各地各部门严格自然保护区管理,禁止以损害自然保护区为代价谋求一时一地经济增长。

  如,今年10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反馈“回头看”和专项督察意见时指出,自治区林业厅和有关地市在推进整改时,试图通过自然保护区确界进一步压缩生态空间,以使违规问题合法化。林业厅还支持相关地市将43处采矿区、探矿区和风电开发等项目以“开天窗”等方式调出自然保护区。

  不少地方为了发展经济,不仅放任纵容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长期存在,甚至将违规企业列为招商引资重点,还送上减免排污费等扶持政策。

  如,今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对河南开展“回头看”时发现,三门峡境内的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存在规模养殖场群,而这些项目都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进入的。

  去年7~12月,7部门联合组织开展了“绿盾2017”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今年3月底,生态环境部等七部门再次联合开展专项行动,对全国31个省(区、市)的469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847个省级自然保护区进行体检,集中巡查、清理各级保护区内的旧账新题。

  同样是今年10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向云南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也指出,楚雄州政府自2010年以来,先后8次违规调减三峰山、恐龙河等5个州级自然保护区范围,为开发建设风电场、公路、水库等建设项目让路。

  中央非常重视各类自然保护区的保护工作。《自然保护区条例》明确要求,在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实验区内不得建设污染环境和破坏资源或者景观的生产设施。

  此次约谈共涉及7个自然保护区。其中,辽宁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产油井退出缓慢;江苏镇江长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内违规建设影视实景园项目;吉林省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建有别墅,并租用核心区林地及水塘用于畜禽养殖;云南拉市海高原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旅游项目无序开发等。

  保护生态与发展经济其实并不矛盾。在生态环保问题上,各地一定要算大账,不能因小失大、顾此失彼、急功近利。正如专家所说,从根本上讲,不解决生态环境问题的经济账是不经济的,也是不可持续的。

黑熊

黑长臂猿

黑叶猴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黑熊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