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已发现最早的陶猪在大连

摘要:大连湾刘家屯发掘的土圹木椁贝墓,是大连地区常见的西汉墓葬形制,墓中随葬的陶猪、陶狗是大连地区汉墓中最早出现的。这件陶猪为模制,长16.6厘米,高9.5厘米,体略扁,头小,耳...

  

辽宁已发现最早的陶猪在大连

  大连湾刘家屯发掘的土圹木椁贝墓,是大连地区常见的西汉墓葬形制,墓中随葬的陶猪、陶狗是大连地区汉墓中最早出现的。这件陶猪为模制,长16.6厘米,高9.5厘米,体略扁,头小,耳小,四肢细短,短尾上翘,鬃毛略高出背部,腹部中空且下垂,有两排共16个乳头,显然是产仔后正在哺乳的母猪形象。 在西汉中、后期的墓葬中,普遍发现了盛放在陶盆中的猪脚,而且都是一套四只。盛装猪脚的陶盆口沿上还有朱书“鸡豚月(肉)”“蹄月(肉)”等文字。到了东汉,砖室墓(包括花纹砖室墓、壁画墓)中往往随葬陶猪。在大连市甘井子区刘家屯、营城子和旅顺口区老铁山等地都发现有陶猪,而且多是母猪造型。 辽宁出土最早的陶塑猪在大连,发现于距今5500年前至5000年前的小珠山二期文化长海广鹿岛吴家村遗址。1978年在吴家村遗址发掘的1号房址中,发现了一头因失火造成房屋倒塌而被压死在屋内的小猪。由此可知,当时猪是在室内饲养的。 朝阳是唐朝设置的营州,是东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因而朝阳发掘的唐墓中出土有大量的随葬品,陶猪、瓷猪就是其中之一。据考古资料,在朝阳发现的有明确纪年墓志的唐墓中普遍随葬瓷猪。 辽金以降,墓中随葬陶猪、瓷猪的习俗渐淡,但养猪之风更盛,人们对于提供主要肉食的猪冠以“金猪”之称。正如儿童启蒙课本《三字经》所说“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明清以后,《三字经》中养猪民谣已家喻户晓。 还要一提的是在金普新区董家沟东汉墓出土的“陶四合院”,实际是一处坞壁。它是起源于汉朝的一种住宅形制,即平地建坞,围墙环绕,坞内建望楼,四隅建角楼,略如城制。坞主多为豪强地主,借助坞壁加强防御。这座“陶四合院”内就有陶猪、陶狗等动物,是东汉坞壁的真实写照。 上述瓷猪、彩绘泥猪几乎都是与所谓“六畜”之中的马牛羊鸡犬共出,可见死者墓中随葬“六畜”,在唐朝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习俗。这种习俗不但在高官当中使用,而且在像蔡须达这样的佛教信徒中也不例外,在民间百姓中同样流行。在唐朝,“六畜”中马的规格似乎要更高,远在牛羊鸡犬豕之上。 唐咸亨四年(673年),淯州司马左才墓中出土有彩绘泥猪1件,作侧卧状,有3头幼崽正在哺乳,通体施黑彩。左才死于隋大业十二年(616年),其妻早于左才一天死于家中。时隔57年,夫妻二人于唐咸亨四年(673年)合葬于朝阳中山营子,故包括彩绘泥猪在内的随葬品年代是唐咸亨四年(673年)。 辽宁已发现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家猪位于阜新查海聚落遗址,许多房址中出土有火烧过的家猪骨骼。辽宁红山文化遗址中也常有家猪骨骼出土,在牛河梁红山文化晚期积石冢中出土的玉猪首形玦,则是红山文化人们对猪崇拜的神物。 旅顺老铁山砖室墓出土的几件陶猪,造型大致与上述陶猪相同,可以看出也是大腹便便。 营城子东汉砖室墓随葬陶猪现象比较普遍。其中一件陶猪头小,短耳下垂,四肢亦短,尾打结上翘,通体浑圆,腹部几乎垂地,一眼就可看出这是一头怀孕的母猪。2003年冬出土于营城子第二地点一座三室花纹砖墓的陶猪,也是模制,其身体中空,作卧伏状,同样是母猪的造型。出土于营城子壁画墓的陶猪身长25.7厘米,高18.2厘米,吻部较长,鼻孔上翘,小耳张开,高鬃,体型肥硕,短尾下垂,似乎还没有驯化到位。 辽阳汉末魏晋时期壁画墓庖厨图中,常见厨房里挂着猪首、猪肝,可见猪肉是贵族们宴席上必备佳肴。 经过汉初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到汉武帝时期,经济得到了很大发展,养猪业成为当时的重要产业,这从大连地区发现的汉墓随葬品中可以得到证明。 唐贞观十七年(643年),佛教信徒蔡须达墓随葬有黄釉瓷猪2件,皆作卧伏状,高鬃长吻,口涂红彩。 距今4500年前至4200年前的小珠山三期文化的四平山积石冢大墓出土的一件猪形陶鬶,虽然整体已残,但猪首部分惟妙惟肖,连猪脚落地的两趾也准确地塑出。这种猪、狗等造型的陶鬶此前仅出现于大汶口文化晚期的墓葬中。大汶口文化晚期已出现了明显的贫富分化,大墓中往往随葬猪头和下颌骨,最多的随葬14个。在当时人们的观念中,猪头和下颌骨是财富的象征。在旅顺郭家村遗址发现的一处房址地面下,还发现了一具家猪的遗骸,它是当时人们作为建造房屋的牺牲,可证以猪作为牺牲当始自新石器时代。 随着农业的进步,粮食产量的增加,养猪业成为重要的生业。在大连的许多小珠山二、三期文化遗址中,普遍发现了家猪的遗骸。经鉴定,旅顺郭家村遗址发现的200余个家猪个体,以成年为最多(约占55.4%),老年和幼年的极少,说明当时人们食肉已有了一定的剩余。旅顺郭家村和长海广鹿岛吴家村出土有6件陶猪。吴家村遗址出土的陶猪高3.1厘米,长6.9厘米,作卧伏状,吻部前伸,有耸起的双耳,高鬃,大胆女星郑秀文大秀黄金蟒缠绕在脖子上表情却,体态丰腴,周身刺有圆窝。这件陶猪既是珍贵的陶塑艺术品,也是养猪业的见证。 唐永徽六年(655年),明威将军左骁卫怀远府折冲都尉上柱国沔阳县开国公孙则墓出土无釉瓷猪1件,作卧伏状,线刻眼睛、鬃毛,獠牙凸出,短尾下垂。 2019年是农历己亥年,即十二生肖排列最后的猪年。猪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为人类作出了重要贡献,本报特约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刘俊勇撰文讲述辽宁出土文物猪的故事。 两汉时期,人们注重优良家猪品种的培育。著名农史专家、北京农业大学张仲葛教授对甘井子区营城子、刘家屯和旅顺口区老铁山等地汉墓出土的陶猪进行研究,得出上述陶猪塑造的是华北猪小型种的形象,是现存东北荷包猪祖先的结论。其特点是头小,耳短下垂,四肢细短,躯体呈椭圆形。此前畜牧研究者大多认为,东北荷包猪是较晚时期由河北、山东人移居关外垦殖时带去的猪种繁殖的。而大连出土的上述陶猪揭示出,现存东北荷包猪应是东北当地的原始猪经过培育产生的后裔,亦即大连地区现存适应性很强、具有耐寒能力的黑猪。 唐永徽三年(652年),上柱国云麾将军杨和墓随葬有黄釉瓷猪2件,形制基本相同,作卧姿,高鬃长吻,小耳且垂,尾下垂藏于臀下,猪身上半部施淡黄色釉,釉层薄且无光泽。

江豚

黑长臂猿

黑叶猴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黑熊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